南晨火

因为爱,和信念。

《学神间的针♂锋♂相♂对》


        周瑜与诸葛亮是稷下的一届两位学神。
        本来俩人是无什么交集的,周瑜天天听损友念叨压在他头上的第一,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甚至一段时间脑子里都是诸葛亮这三个字,直到他严肃批评了那损友,耳根才清静许多。
        诸葛亮倒是天天上学路过排行榜看见他底下的第二。恰巧他们同样的专业课也很多,一向坐后排的他自然一眼就能望见前面听得聚精会神的第二。
        有点有趣。路过时再认真地看了看。
        周瑜。
        周瑜其实不太在意这件事,只要自己学得好,够努力,管他第一还是第二,反正成绩也差不多高。可好巧不巧吧——奖学金是按排名分的。他刚是打算开始建吴地的时期,又怎能缺资金?不能和钱过不去。每次都是一丝不苟地填卷子,也不知为何,就是超不了那诸葛亮一点儿分。
        世界没爱。
        今天又在排行榜上好不容易站稳脚跟,一眼瞟见那个高高在上的名字。
        诸葛亮。
        平日里温文尔雅的他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句,“干。”,后欲离去,肩膀却被一只手搭住,疑惑又警惕地猛回头一看。
        “你好,诸葛亮。”
        想到方才咒骂了一下他,周瑜有些不好意思,脸红地发烫。不过转念一想他或许没听见,再想想俩人诡异的关系,也坦诚笑笑,“你好,周瑜。”
        红发人儿眼眸中暗藏星火,蓝发人儿眼眸中蕴含桃花。
        周瑜身上的杀气实在太足,惊得旁边的小女生默默挪移出五米之外。这算是他们第一次交手,同学们甚至以为俩人要大干一场。却意外地和谐。
        也对,温文学子就算在修罗场也是儒雅的。
        从那天起周瑜也关注起诸葛亮,上课时专挑他身旁的位置坐,密切窥视别人怎么学习的,每次课堂完毕都以同学之名互看笔记,周瑜约诸葛亮一起去图书馆的事也时常发生。
        总的来说,就是想了解一下第一是怎样学习的。
        只是来来往往过了一个月,周瑜终于知道为何技不如人,诸葛亮每次上完课都要把笔记再整理一遍,加粗加深的字迹工工整整。待起图书馆来差点也错过了吃饭,还是周瑜推他才回过神。晚上发信息问过去在干什么对方居然还在学习,真是醉了。
        周瑜觉着诸葛亮这辈子肯定只对学习有兴趣了。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有次他学累了,在图书馆小歇了一会儿,却引起了那人的失神,一失,就是终生。
        日子渐渐过去,周瑜没学到多少诸葛亮的学习方法,倒是知道了诸葛亮的眼睫毛有多长,眼角有多深,鼻子有多挺,嘴唇有多润泽,耳朵有多可爱,脸有多好看……
        打住打住!小公瑾,你是怎么回事?
        直至有一天,望见学校论坛上大大的“扒一扒学神cp的针♂锋♂相♂对♂”标题,点进全文一脸恼羞地看完。突然有些惊愕,自己不是弯了吧。
        心中的惶恐和不安,导致周瑜慢慢开始远离诸葛亮,就连远远看见个人影,也躲得比老鼠还快。
        倒是诸葛亮发现了问题,皱着眉头望那天天躲他的周瑜一闪而过的身影,垂下眸一片黯然。
        这天晚上周瑜收到了一条来自诸葛亮发给他的短信,是周瑜单方面冷战后他们之间的第一句话。这是道看起来很复杂的高数题。给人回了个“?”后便躺下了。
        “你算一下。”
        几乎是看到这消息的同时就爆了句,“干!”室友乐了,学神终于有些像屌丝了。周瑜手握手机啪嗒啪嗒回信,“不会是题不会写吧,诸葛大学神。”
        “不是,你算一下。”
        “好吧。”他叹了口气,照现在这样子看来,应该还算是朋友吧。
        于是刚躺下的周瑜又得从上铺爬下来到小桌子上计算数学题,于是三个正在吼游戏的室友汉子安静地对视了一眼,“学神果然还是学神。”接着又沉浸在“上路崩了崩了!”“中路求支援!”“野区反蓝啊!”的欢乐游戏中。
        算出结果的周瑜心里有个小麻雀在乱飞乱撞中,喊了一声,“yes!”结果都盖过了室友的声音,他也不理会三人大眼瞪小眼,捧着手机打开,复制了那题存在便签里,下方认真地写了一遍过程和结果。
        结果用醒目的红字写着。
        520。我爱你。
        然后周瑜心满意足地爬上床睡着了,留下另一寝室的亮亮熬夜写了大半本习题,他的室友纷纷表示:学神肯定是被人甩了。
        第二天诸葛亮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坐着百年不变的位子,但眼底余光却使劲往门口瞄。在担心自己昨晚是否太过心急,是否太过突然,是否他接受不了。直至望见熟悉的人影,熟悉的眼眸,熟悉的橙子洗发水味道从一旁传到鼻腔,眸子里才有笑意晕染开了。
        下课后他踌躇着不走,果不其然有人戳了戳他手肘。他回头,看见周瑜递给他一张纸条,打开后是一道似乎比自己出的还要难的高数题,出题的人很细心,却难不倒他。接着又是那句一模一样的话语。
        “你算一下。”
        于是诸葛亮背着小背包弯着腰抓着笔当场三分钟就算了出来,比昨晚周瑜算的那道题快了足足两分钟。
        感觉自己被人一把拥入怀里,讲室内还有些许同学未走,可是顾不了那么多了。周瑜笑笑,双手伸过他腰抱住他,微微踮起脚在他耳边帮他读出答案。
        “5120。”我也爱你。

        “嘿同学,刚来稷下的吧,吃不吃学神cp?”
        “什么cp?”
        “就是那边那边,讲台上的那边那两个,全校第一第二呢。嗑了包你科目专业全过,实验操作准没错!”
        “嗑!嗑爆!两个学神真帅!”
        周瑜听见声音往那边望了望,又无奈笑笑,“孔明,我们也快毕业了。”
        “是啊,”握着他手心的人顿了一下,“一毕业就要结婚。”语气坚定地不得了。
        “姐姐姐结结结婚?!”惹得周瑜脸红到炸裂,“不……不急吧……为什么呀……”
        “怕别人会抢走你。”

中秋快乐


“诸葛亮…诸葛亮……你可知今儿是什么节日?”
“……今儿?”
“孔明……可知今儿是什么节日?”
红发人儿站在他跟前定定望着他,虽还是一副高傲的模样,眸中却带着淡淡喜悦,脸颊也被染上一丝微红——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灯火照得。
抿了抿唇,心中早已有答案。诸葛亮却装作细细想了想般,把机械感的扇子望面前扇扇,“……这,我怕是忘记了。”那双满含笑意的眼睛让周瑜半信半疑。

摇摇头又叹叹气,目光四处寻找着,忽而眼前一亮,眺去远处正和小女生们放孔明灯的刘备,又扭过头期待地望着诸葛亮,“今儿中秋!中秋快乐,孔明…”
“嗯?中秋快乐,公瑾。”诸葛亮勉强把笑意全压在心底下,淡漠地望着欲言又止的周瑜,他倒要看看小公瑾要说些什么,“吃月饼吗?”
周瑜似乎有些着急,他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终是忍不住伸手拉住诸葛亮的袖子,一双红眼眸像着了火似的,奕奕有神,“我是说……我们去放孔明灯吧!”拉着袖子的手一刻便放下了,被拉的人看了眼自己的袖子,有些遗憾,但心中的逗弄满溢而出,“怎么,你的孔明就在这里,你是要放我去哪儿?”
“你才不是我的孔明!”瞧瞧,这不是炸毛了?轻笑声从扇子后传出,惹得哪恼羞成怒的人儿脸上更加红几分。瞅着他这要说不说,爱去不去的样,诸葛亮把扇子挥到一旁,伸手拉住他手,“走吧。”
周瑜正生着闷气,眼光欲想偷偷瞄诸葛亮的反应,突然手心被牵中,踉踉跄跄跟着跑几步,“去……去哪?!”
“跟主公他们一齐放孔明灯。”诸葛亮在心中悄悄叹息,自家公瑾有点蠢怎么办。
殊不知恋爱中的人都是负智商。
“别以为放孔明灯瑜就能原谅你!”象征性地哼哼唧唧几句,周瑜就由着他拉着自己了,其实自己心中也着实是很期待的,毕竟从前放孔明灯……那是好久的事情了。

走近人群边,向刘备索要了一盏孔明灯,诸葛亮手抓孔明灯,带着周瑜期待地眼光走出人群。
“我来放我来放。”
“……一起放。”
争执了一会儿后,周瑜提着狼毫冥思苦想,眉头都可打一个结了,不知晓的还以为是在纠结于人生的大难题。深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挥笔就在灯上写下孔明两个大字,字里行间都是浓浓的喜意。
诸葛亮正抓着孔明灯的另一边,明明心中确定周瑜会写他名,还是忍不住探头去看,在他落笔一刹那眸中满满都是欢喜,轻咳了一声。
“走吧,去放吧。”
周瑜点点头,余光瞥见他在灯上落了自己的名好不欢喜,忍不住笑逐颜开,又想着不能太过表现于神情,其实他开口的那股子笑意不是聋子都听得见。
“好。”

将孔明灯中心点燃,俩人轻轻地托着,托着,把它捧起,再慢慢给它助力。缓缓地,缓缓地,这孔明灯飞了起来,飞向于黑黝黝的空中,天上澄澄的孔明灯又多了一盏。
[孔明   公瑾]
月亮挂在天边,照着峡谷众人,看着峡谷众人,思着峡谷众人,月光轻柔撒向众人。

“吃月饼吗吃月饼吗?我之前去跟着妲己学了一下怎样做,自己可是做了一盒!”
蓝发人儿的眉梢挑挑,“嗯?走罢,去吃公瑾做的。”
于是在诸葛亮看见一团黑糊糊的东西时他也不相信这是月饼,对的。
“公瑾……自己…做的?”把扇子挡在脸前又伸手指了指,诸葛亮也不知自己的表情有多么嫌弃。
周瑜心中实则在憋笑,他眯起眼睛点点头,“是,孔明快尝尝!”呵,诸葛村夫你看我怎么neng死你。
想起了些什么好玩的,诸葛亮此时眸子也是笑着眯成了一条缝,“好啊——”伸手拿起一块小小咬掉了一口。周瑜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唔!嗯嗯!唔——!”
满意地舔舔唇边水迹,看着对方一副视自己为仇敌的样子,又凑近亲了个遍,最最后才放开他,“我让公瑾也尝尝自己做的月饼。”
“真好吃。”
“你……你……你真是的!”
瞧瞧,又炸毛了。

《早上好》

“诸葛亮,起床了。”
困。真困。我半眯着眼,还未适应从落地窗外透过来的亮光。视线散涣了又聚焦,才望清唤我的人,“怎么了?”
“快点起来,上学要迟到了。”看见棕红的发丝在我眼里晃来晃去,忍不住拿指尖去触了触它。周瑜,我的爱人,此时他正盘腿坐在床头边,我抬抬头就能望见他。本还有些困乏,见了他倒是来了精神。看着他裸露在校服短裤外修长白嫩的大腿,难免会让我动些心思,于是又禁不住把脑袋伸过去蹭了蹭。

“啪”……好疼。
“公瑾你打我。”
“流,流氓!”

看见他悄悄红了耳垂,我低低笑着,黏着他一起去卫生间,见他指指马桶,示意我出去。我拿起沾上牙膏的牙刷开始刷牙,眼睛则一直盯着镜子上自己的脸以示清白,眼角余光却瞥见周瑜恼羞成怒朝我瞪了一眼,随后转过去脱下校裤露出光滑白净的臀瓣。我津津有味地看着,吐出一口泡沫后又恶趣味地调戏道,“公瑾身上哪一处我没看过?”回复我的只有用力拍下马桶盖的声音和水流哗哗的响声。看着傲娇离去的背影,轻声笑笑。

待我套上校服走出房间,自然而然地拿起一个书包背上,再捞起沙发上的另一个书包,扭头对着厨房喊声,“公瑾走吧。”
话音刚落便见他从里边出来,手中提着一袋刚烘好的面包,袋中有几个面包,他低着头拿出一个后递给我,而后走向门关处换鞋子,“嗯……外面好像下雨了。”他挎着把大伞,拿出钥匙锁了门。我从书包里拿出两盒牛奶,习惯地开启后递给他。我口中塞满了面包,嗯,这面包真甜。

外头果然下着小雨淅淅沥沥,公瑾撑着一把能遮住我们的伞,虽是快迟到了,但还是不紧不慢地踏水洼行走——因为不想沾湿鞋子。
抬手看了看腕表,已是七点,周瑜怨怨刮了我一眼,“都怪你……要不是你…你……哼!我们哪会如此晚睡!”生气的样子着实可爱,我叼着半块小面包,伸手用食指帮他擦擦嘴边诱人的面包屑,又像没事人般把手指伸到嘴边,舌头把食指的面包屑舔干净,“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
清晰看见他脸红了,再走几步路就到学校门口了。我把脑袋凑过去,看他装作一脸认真地啃着面包片,勾起唇来,心中又有了些坏主意。

“公瑾。”
“怎么……?!”
果不其然他转过头来,我左手揽着他往前走,唇吻住他唇,一袭唇舌间的缠绵,他全身重量全压在我身上,怕是又腿软了,我恶趣味地笑笑,终于是放过了他。
不出所料又收获了一次怒蹬,“诸葛亮!”公瑾气冲冲喊着我的名字,正欲对我发火,却不知看见了什么令他气势骤然减弱。
什么?我扭头看看,原来已到了学校,但大门却紧紧闭着。

“公,瑾。”
望见他惊慌失措早跑开老远的身影,“不下雨了我们快回去吧!”听见远处这句话我真是哭笑不得,这小傻子怎么每次都忘记上学日期呢?连忙跟在他身后,所幸学校离家不是很远,刚进门我就拉着他扑到床上,“公瑾,你得陪我。”
他显然是内疚了,竟抱着我的脖子向我示好,一双腿踢着我的小腿,“我,我赔不了你时间……”
“嗯?”亲亲他的额间,“不是让你赔我,是让你陪我睡觉。”说完便开始扒他身上碍眼的校服。

“诸!葛!亮!干什么干什么!你这是白日宣淫!”
“喔,那就当我白日宣淫吧——公瑾要负责回淫。”
“要不要脸……嗯……”
……
……
我看着熟睡后红红眼眶的他,轻柔把他抱进怀里,“早上好,公瑾。”

亮瑜(很.短篇.)


        大雪吹落在山头,盖过树上绿盈,换至白皑皑一片。
        庭中如棉絮般的白雪铺散满地,不知觉已到寒冬腊月,不知觉一晃四季。
        晚辰回屋打着烛火。摇曳着红光洒在脸颊,提笔批公文间又想起那人温柔的眉目,秀气的容颜,心间还是闷闷地痛。
        又复了。诸葛亮轻吸一口气,又徐徐吐出,在空中变成一团白雾。
        今夜外头降起雨来,像是天上何人在撒着思念的豆子,一颗一颗砸在心上。
        吹灭明火,掀下让雨水趁虚而入的窗户,欲解衣上榻歇息。门外有轻轻敲叩声,诸葛亮还未开口询问便推开了门,响起沉闷的“吱——呀”,怒意已上眉梢。
        “孔明,此刻屋外红梅经雨洗,你可冷否?”
        那长发丝晃红了他眼眶,现下眉间全是狂喜,这是……他的公瑾……终是归来了。“公瑾……!”颤了颤走近认真望他,想伸手揽他入怀,忽而一道雷劈得响亮,屋子里哪儿还有人影?
        随后他掩面而泣,不过是自己日思夜想罢了。
        夜中噙泪入眠,思之切狂。
        公瑾,早已一年前离世。

边境突围的一个梗♡


“吕将军?”赵云瞅着眼前穿着一身红彤彤的“熟人”,倒也没多厌恶和愤怒,毕竟前几天才见到。和往常一样见到他有些心悸……还有一丝疑惑:“你也来…参加边境突围?”

“嗯?嗯。赵将军好。”吕布也没太多的惊讶,挨着方天画戟站立,点了点下颚,“召唤师派我来参加这个……呃,边境?突围?嗯,边境突围。”
两人倒是挺和平的,早已放下往事的恩恩怨怨了,此时空气中倒是有几分尴尬。

赵云着实对吕布的衣服更感兴趣。只觉得吕布的话语刚从左耳进却又从右耳出,赵云点点头,眼神却一直盯着他衣服白花花的两条毛领子。

吕布也发现了,忍不住小幅度勾起嘴角,抓起立在地上的方天画戟:“我刚陪貂蝉作战完。”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对情敌的炫耀。
却不想赵云及其喜欢这种舒舒服服的毛领子。
“哦。”赵云终是禁不住伸手轻飘飘抚了抚这毛领子,又装作无事发生的模样缩回去,抓着亮银枪兴冲冲向路过的周瑜打招呼:“周都督好!”周瑜笑着应了一声:“赵将军好。”

吕布僵硬转身,想起刚刚那只手,随隔着一层衣服布料,但那触感真的……令他心里痒痒的。脸有些热乎,吕布烦闷地闭上眼睛。
比赛开始了。吕布思来想去,鬼使神差跟随了赵云。
末了到达地点时,看见赵云愣住,面无表情咳了一声:“我跟着赵将军。”
赵云正欺负着小野怪,转念一想也不是不可:“好罢,两个人在一块倒是可以互相帮助。”

一路上两人无多言语,心中却各有所想。
“吕布!快来捡装备!”赵云一激动都忘记嘴上的客套话了。被点名的人屠杀的手不禁停住,“嗯,来了。”心中似有一丝甜甜发棉花糖,不断缠绵,很甜。
“赵云!”忽而听见吕布的叫声,正埋头收拾背包的赵将军一抬头,迎面迎上了一刀。
肩上有些疼痛,皱着眉头看向敌人,吕布却冲在他前面,与那偷袭的人斗争几番便击败了他。吕将军却无心捡起掉落的装备,只是
蹲在倒地的赵云面前,替他包扎。

赵云看着他给自己包扎,眼角晕染上笑意:“吕将军,有没有跟你说,你其实挺好人的。”
吕布手上的动作稍微停了一下,随后淡淡说道:“如此多年来,倒是无人道我是个好人。”

谈笑间再次启程,赵云倒是不拘束了,叫唤吕布来叫唤吕布去。吕布却生不出恼意,脑海中又想起刚刚被摸过胸膛的那方触感。
……吕布觉着自己肯定是脑抽了。

只是天要亡人,定是挡也挡不住。
那最后一刀吕布把赵云护在身后,随着一声闷哼他倒下。“快走。”挨着方天画戟,面上的临危不乱却是让赵云惊慌。将士扯着他手臂,想把他背在身上背走,无奈身形瘦小的

赵云自然是背不起魁梧的吕布的。
“快走。等会儿我就亡了,趁他们注意力在我这快走。赵云。”
“好………好。”
抛弃战友,不配当将军。不知为何,虽只是一场比赛,赵云却觉鼻尖酸酸的,好久也没有这种感觉了。遇见敌人像是头发狠的猎豹,两三下便解决了。
吕布回到了大厅,还有很多等待自己队友消息的英雄。吕布寻思了很久,轻轻提起专用麦:“赵云,我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正有一下没一下砍着怪的赵云分心了,措不及防就被小怪咬了一口,他连忙对着虚空点点头:“等,等着我好消息,吕将军。”
“……嗯。”
期间吕布且一直关注着自己战友:赵云。眸子中透着他不曾察觉的笑意。

比赛终于接近尾声,赵云先向最后一位敌人发起攻击,两人势均力敌,比赛即将分出胜负,赵云往左一闪躲过那劲敌的致命一击,转而刺向他。
[第一名.]

急急忙忙回到大厅,吕布看着跑来的赵云像是一只邀功的小犬,忍不住伸手抚抚他有些许凌乱的头发:“很棒。”
赵云挑挑眉,伸手也摸摸他的毛领子,一脸认真道:“你也是。”
两人仿佛已经合作了很多次般,拎起枪和戟抬步回总部。
“吕将军……我好像有一点喜欢你……”
好吧,其实这是赵云的心中想法,只是盯着盯着毛领子就说出来了。他慌忙挠头欲要说开玩笑时便听见:
“……我也是………。”
“你说什么?!”
“…没什么。”
我好像不是,因为我是特别喜欢你。

[武陵仙君x鸟妖公瑾][突然的一个梗]


当瑜还是一只鸟儿时,便喜欢上了那桃林深处的武陵仙君。
那次只瞥了他一眼,惊叹这世上怎会有如此美艳的人儿。

落在他家旁的桃树枝上,落在他家的窗口,落在他钓鱼的鱼竿上,落在,他肩上。

他身上总是散发着淡淡的桃花香,瑜心悦他。

这偌大的桃花林只有瑜一只凤火鸟。同伴劝过瑜不要来,且因这儿仙气太足,对我们这些生灵怕是有影响。
瑜却觉得没什么。大抵是那时瑜天高不知地厚的心理罢,也或许是那儿仙气真的对瑜这种不及同伴妖力强大的小鸟妖起影响罢。

记得同伴曾对瑜说,鸟儿对自己心悦的东西要啾啾地喊叫,瑜总是这样绕着他叫唤,能看见他桃花眸中的笑意。

瑜还喜欢去叼起他额头间垂下一两丝的白发;喜欢为他叼来春天最早开的一朵桃花粉嫩嫩的花瓣儿;喜欢在他提笔忘字时轻轻啄他手背;喜欢夜晚飞进他屋子侧着脑袋看他。记得曾有一次他醒来了,让瑜睡在枕头上,此后瑜一直都睡在他枕上了。

他为瑜梳过毛发,瑜总是在那时欢快地唱起歌儿来。那时瑜还未曾想过他要找伴侣的问题。

就这样,我们一起生活了七十七年。

瑜记得那一天,来了一位淡雅的女子。那女子可着实是漂亮,与人一比,羞得瑜脑袋都要埋到身子底下。同时心中也有一些无名的酸涩。
他们在落满桃花瓣的庭院中交谈,那女子突然上前一步,欲吻那好看的仙君。仙君微微偏过头,只吻到了他脸颊。
瑜在那霎时明了,他觉着孤独了,需要一个陪他众生的伴侣了,瑜也……该走了。愤怒慢慢吞噬了一整个鸟心,瑜毅然决然飞走了。

这一走。便是瑜成妖。
这一走。便是曲终人散。

这么久了,当今世间都发展成如此这般繁华了。瑜叹口气,为何又记起,不过是人生中的过客罢了。合上记事的本儿,抬手让服务生给我一份奶昔蛋糕。
正埋头吃着,鼻间钻入几分熟悉桃花香,难道是这蛋糕不是奶昔蛋糕而是桃花蛋糕?!自带浓浓桃花味?无良商家瑜要投诉!气愤地抬起脑袋,望见了桌对面那人。
那一眼,便是千年。

他着一身跟得上潮流的西装,可他如何瑜也能认得出他。是他先抚着瑜的脑袋喊我凤啾啾,瑜恼怒瞪他一眼,“瑜不叫凤啾啾!瑜叫周瑜周公瑾!”
待看着他千年未变的容颜后才惊讶于他为何认得出瑜。
“是麽?”他轻笑两声,“我唤诸葛亮字孔明。”
“瑜,瑜知道……”
“找了你千年。”

故人,你一瞥一笑一言一行,瑜心儿都颤了。

诸葛亮道瑜跟他回桃林好麽。不理会他,鼓气吃完蛋糕,再打个饱嗝,抚抚肚子。随后声音小得却与蚊子嗡嗡声有得一拼:“瑜不要跟你回去…瑜不要和那位女子住在一起………”
“女子?”他仿若很惊讶,“什么女子?”

“很…很漂亮的女子……啾啾!”着急与和他解释,人形的喉咙里发出几声婉转的鸟鸣,旁边客人眼神仿佛在诧异于原来我们带小鸟儿进店了。

武陵仙君摇摇头:“我不记得了,可能是客人?”
瑜缩缩脑袋:“可是她,他啾了你,你的脸脸。”语罢撅起嘴唇,模仿那个动作。
他愣了下笑了笑,说那女子他不认识,他也想不起来了。瑜一双眸子开心的滴溜溜地转。
“愿意跟我回去了吗?很想你,凤啾啾。”

站起身来坐到他身旁,望着桌上的蛋糕盘和底下压着的零碎小钱,瑜像从前那般蹭蹭他脖子,“瑜愿意。”
忍不住从喉咙间发出几声啾啾,瑜特别心悦你。

第一次发车!不知道说什么先抱歉好了!会翻车吗
晚安……小破烂车,写来自己磕

我养你.

指挥官亮x特工瑜

一声爆炸声后。
一片死寂。
“107号?!”急躁的男声从话筒传来,传入倒在血泊里的人儿的耳中。
“抱歉……上校……我……”
失败了。

只道完这一句,便再无声响。指挥室中,那盛气凌人的上校暗暗骂了句Shit,却未发现一旁的指挥官眉头已然皱起,双手紧握拳,浑身微微颤抖着。
“上校,请允许我去营救107号。”听似平静的话语实则微微颤音,诸葛亮心中早已汹涌澎湃。何人不知失心之痛?
那紧抿唇的上校淡淡瞥他一眼,表情漠然地仿佛何事也没发生,“他存活几率并不高,去了……也无用。”
却不知一双幽深又坚定的蓝眸望着那沧桑的上校,“上校,你不懂。”
不复年轻的上校凝视那倔强的指挥官,回想起那段情事,终是叹了口气。
“营救107号。108号。”
“遵命。上校。”

特制的机车一路疾驰,穿过狭窄的小道,熟悉的东风刮过脸颊,停在了那栋高楼大厦门口。
推门而进,里面果不其然是一片狼藉。干净地发亮的皮鞋踏在血迹斑斑的地板上,数具冰冷的尸体躺在大厅中央。诸葛亮湛蓝的眸子落在了角落里那抱着箱子的人儿身上,走进一看,箱子果然是空的。
“公瑾,公瑾?”
温暖的大手拂过周瑜满是血的脸颊,不知为什么,诸葛亮此刻心中有丝担心,亦或是——害怕。
所幸,昏迷的人儿痛苦地呻吟一声便醒过来,红眸此时染上一分恐惧和悲痛,慌张失措得像只刚出生的小鹿,“唔………孔…孔明……?!”
周瑜疼得提不上力气,诸葛亮轻轻抱起他,黑衣染上他的鲜血。被抱着的周瑜定定望着他,这个战友……此时意外有点帅……。
没有回基地,而是回了诸葛亮的家。
他帮周瑜擦净鲜血,处理好伤口,换上新衣。周瑜终是没忍住酸了鼻子,红了眼眶。

“公瑾,怎么了?”诸葛亮轻声问道,手在坐着沙发的周瑜背上轻柔地安抚着。
周瑜低低的哭泣起来。这是诸葛亮第一次见他落泪。红通通的眼角,被泪水沾湿的睫毛,这……分明比梨花带雨还要好看。不知为何,诸葛亮有些恶趣味地想。眼睛里却满是疼惜,连忙帮他擦拭泪水。
“呜……呃哼唔呜呜呜……孔明……呜……我…我任务失败了……我……我呵呜呜……我努力了这么久……”
“好好好不哭——乖,你至少尽力了——公瑾很棒了,不哭了。”
抱着愈哭愈凶的红发人儿,诸葛亮满是心痛,待他停止了哭泣,才顺顺他凌乱的发丝,厉声问,“为什么接这么危险的任务?”
“酬金高……”
“傻子。”
周瑜失落地低下头,眸子不安在地板上扫来扫去,“我……我一定被上校开除了吧。”
诸葛亮愣了一下,随后忍不住从鼻间发出几声嗤笑,“是啊。”心中想道,待会儿帮他辞职好了。
眼看他搭在沙发上的手微微颤抖,诸葛亮叹口气,把他搂在怀里,“以后我养你。”
在他震惊的眼神中直视那双红眸,“公瑾,我爱你。”
周瑜何曾不是,他搭在诸葛亮的肩头,伸手抱住他,唤出这世上最动听的语句,“…………孔明,我也爱你。”

《调酒师》
“嘿晚上好先生,想要什么?”弗雷迪听见手指敲吧台的声音,双手一边擦拭这酒杯一边问道。
“好久不见。”长筒靴踩在地板的声音,让调酒师微微皱眉,几乎是在说话的同一时间放下擦得程亮的杯子,换上平日应付人的笑脸,“噢好久不见老朋友,想喝点什么?”
“你说呢。”里奥的眼睛直直望见他,弗雷迪倒也不慌,嘴角却有一抹看似带有内疚的笑容,“尼格罗尼怎么样?”
说完也不等那大个子作反应,自顾自拿起杯子调酒来,里奥只是皱眉望着他好看的手飞快地运作着,不动声色。
莱利目光注视着他,优雅的杰克先生捧着一碟糕点路过,“要糕点吗亲爱的先生们?”
“不需要”“不需要”两人异口同声。
“嘁,”杰克温文儒雅笑笑,“真没趣。”随后端着碟子走远于这“两人”世界。远处坐在酒吧沙发的人们还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这是夜生活。
律师收回笑意的目光,撑着下巴把调好的尼格罗尼推到里奥面前,“弗雷迪调酒师,为你服务。”
里奥微小地抿了口,辛种清透却稳重的苦,让人总能在第一次会面时就记住,而后再不时想起。他眼神有些深邃地望着清秀的调酒师,拆掉了绷带早已被医生修复面容的男人的脸映入弗雷迪的眼帘,两人间都默不作声,只剩下里奥放下喝了一半的酒里冰块互相碰撞的声音,这一刻,仿佛外面吵闹的世界与他们无关。
“你现在……过得真好。对不起。”
“不好,我一点儿也不好。”
弗雷迪疑惑抬眸望他,随意搭在吧台上的手却被握住,强行带向那人的心口,“你摸,这里还存在着你给我的伤害。”
“你你……”隔着整洁的白手套和里奥单薄的衬衫,还是能感受得到那砰砰跳动的心脏,该死,眼角怎么湿了。弗雷迪眨眨泛红的眼睛,“我……抱歉……”
被男人仿佛看透心脏的眼神直视,弗莱迪上等人的娇贵让他不能当众离场,或是——逃跑。娇贵的小先生装作会刚刚事不关己的样子,“可是到玛莎也因为我最后是个穷光蛋而跑了,老朋友,你平衡了。”
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光,弗雷迪听见里奥的话语,“弗莱迪,我想我没那么恨你。”
“我也没要求你可以原谅我,亲爱的厂长先生。”
“我想我爱上了你。”噢我的老天爷,终于还是让里奥给说出来了,里奥觉得酒可能有点上头,他扶着额头认真地望着漫不经心的弗雷迪。
能言善辩的律师先生突然之间不说话了,噢对不起,那是你没看见他低下的头脸上的红。
“噢里奥,别逗了。”
里奥站起身来,大半部分身子越过隔着两人的吧台,凑近弗雷迪耳边说,“请告诉我答案。”
弗莱迪突然伸手环扣住里奥的脖子,“其实我也爱你,先生。”
带着小眼镜的律师被一把从吧台内抱了起来,里奥把他托举身前,径直走出门口,“嘿伙计,你该下班了。”
莱利先是被吓了一大跳,而后也顺从搂住了里奥的脖子,“里奥,尼格罗尼的酒语是‘无法自拔的习惯’,而你,就是我无法自拔的习惯。”
街道上,一个大个子的男人正抱着一名瘦瘦小小的男人,在路灯的照射下快步前行,回到温暖舒适的家。
一切都刚刚好,
是最好的状态。

《花火》

每年的这天,周瑜都会来峡谷的最高处看这天独有的烟花。
当然,今年也不例外。
望着下面一群兴高采烈的英雄,周瑜叹气笑了笑,爬上高处时已是满头大汗,他直接抬起精致军装的袖子擦了擦汗水,任台阶下众英雄们吵嚷纷纷,而他独观烟火。
在周瑜昏昏欲睡时,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他一个激灵抬起头来来,星空猛得绽放几朵绚丽的烟火,吓得星星们消失不见。
周瑜情不自禁地望着夜空五彩缤纷的花火笑了起来,火红的眸子弯成一条好看的月牙线,甚是好看。
而低处的英雄们也在观赏烟火,这场烟火的盛放,意味着他们要准备迎接新英雄的到来。
然而新英雄在烟花放完后却迟迟不肯露面,峡谷等待的英雄们都心怀疑惑,但夜色不早,只能先各回各家,等明天再迎接吧。
周瑜总是觉得看烟火能让自己心情变好,他慢悠悠地从颠簸的石头上爬下来,淡定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一抬头,却愣住了。
“公瑾。”
谁?那是谁?……是等了好久的人啊。
周瑜眼前已被雾气挡住,他想装作没听见若无其事从那蓝色的身影旁边走过,可他看不清路,一头栽在了那人怀里。
落入陷阱的鹿总是惊慌的,就好比现在的周瑜。
他挣扎起来,“抱歉,请放开瑜。”
那男人却得寸进尺抱紧他,蓝发的脑袋搭在自己的肩上,“不放,亮好想你。”
瑜又何尝不是?
喉咙想被什么扼住,艰难地吞下几口唾液,喉结不安亦或是难受地上下滚动,随后红衣的男子呜咽出声。
“亮好想你,从你离去的那一天。”
红衣男子小声小声地哭出声来,周瑜不由自主地抱住诸葛亮壮实的后背。
“亮麻木地过着没有你的日子,甚至想过和公瑾一起死了。”
周瑜抽泣了起来,哭得渐渐上气不接下气。
“亮陪主公打理完了天下,终于找到你,终于……我们又遇见了。”
诸葛亮肩头的新衣布料早已被泪水打湿,周瑜哭得愈来愈凶,颇有要哭晕的趋势。
诸葛亮轻轻顺着周瑜柔软的发丝,感觉腿麻了,才发现靠在身上的人儿因为哭累睡着了。
指挥扇子轻轻托住周瑜向后仰的脑袋,叹气笑了起来,“亮都没哭,傻公瑾哭什么?”
最终诸葛亮轻柔抱起挨在他身上的某都督,轻笑着带回系统刚给他安排的房子了。
(突然不正经,论如何拐一个公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