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晨火

我养你.

指挥官亮x特工瑜

一声爆炸声后。
一片死寂。
“107号?!”急躁的男声从话筒传来,传入倒在血泊里的人儿的耳中。
“抱歉……上校……我……”
失败了。

只道完这一句,便再无声响。指挥室中,那盛气凌人的上校暗暗骂了句Shit,却未发现一旁的指挥官眉头已然皱起,双手紧握拳,浑身微微颤抖着。
“上校,请允许我去营救107号。”听似平静的话语实则微微颤音,诸葛亮心中早已汹涌澎湃。何人不知失心之痛?
那紧抿唇的上校淡淡瞥他一眼,表情漠然地仿佛何事也没发生,“他存活几率并不高,去了……也无用。”
却不知一双幽深又坚定的蓝眸望着那沧桑的上校,“上校,你不懂。”
不复年轻的上校凝视那倔强的指挥官,回想起那段情事,终是叹了口气。
“营救107号。108号。”
“遵命。上校。”

特制的机车一路疾驰,穿过狭窄的小道,熟悉的东风刮过脸颊,停在了那栋高楼大厦门口。
推门而进,里面果不其然是一片狼藉。干净地发亮的皮鞋踏在血迹斑斑的地板上,数具冰冷的尸体躺在大厅中央。诸葛亮湛蓝的眸子落在了角落里那抱着箱子的人儿身上,走进一看,箱子果然是空的。
“公瑾,公瑾?”
温暖的大手拂过周瑜满是血的脸颊,不知为什么,诸葛亮此刻心中有丝担心,亦或是——害怕。
所幸,昏迷的人儿痛苦地呻吟一声便醒过来,红眸此时染上一分恐惧和悲痛,慌张失措得像只刚出生的小鹿,“唔………孔…孔明……?!”
周瑜疼得提不上力气,诸葛亮轻轻抱起他,黑衣染上他的鲜血。被抱着的周瑜定定望着他,这个战友……此时意外有点帅……。
没有回基地,而是回了诸葛亮的家。
他帮周瑜擦净鲜血,处理好伤口,换上新衣。周瑜终是没忍住酸了鼻子,红了眼眶。

“公瑾,怎么了?”诸葛亮轻声问道,手在坐着沙发的周瑜背上轻柔地安抚着。
周瑜低低的哭泣起来。这是诸葛亮第一次见他落泪。红通通的眼角,被泪水沾湿的睫毛,这……分明比梨花带雨还要好看。不知为何,诸葛亮有些恶趣味地想。眼睛里却满是疼惜,连忙帮他擦拭泪水。
“呜……呃哼唔呜呜呜……孔明……呜……我…我任务失败了……我……我呵呜呜……我努力了这么久……”
“好好好不哭——乖,你至少尽力了——公瑾很棒了,不哭了。”
抱着愈哭愈凶的红发人儿,诸葛亮满是心痛,待他停止了哭泣,才顺顺他凌乱的发丝,厉声问,“为什么接这么危险的任务?”
“酬金高……”
“傻子。”
周瑜失落地低下头,眸子不安在地板上扫来扫去,“我……我一定被上校开除了吧。”
诸葛亮愣了一下,随后忍不住从鼻间发出几声嗤笑,“是啊。”心中想道,待会儿帮他辞职好了。
眼看他搭在沙发上的手微微颤抖,诸葛亮叹口气,把他搂在怀里,“以后我养你。”
在他震惊的眼神中直视那双红眸,“公瑾,我爱你。”
周瑜何曾不是,他搭在诸葛亮的肩头,伸手抱住他,唤出这世上最动听的语句,“…………孔明,我也爱你。”

《调酒师》
“嘿晚上好先生,想要什么?”弗雷迪听见手指敲吧台的声音,双手一边擦拭这酒杯一边问道。
“好久不见。”长筒靴踩在地板的声音,让调酒师微微皱眉,几乎是在说话的同一时间放下擦得程亮的杯子,换上平日应付人的笑脸,“噢好久不见老朋友,想喝点什么?”
“你说呢。”里奥的眼睛直直望见他,弗雷迪倒也不慌,嘴角却有一抹看似带有内疚的笑容,“尼格罗尼怎么样?”
说完也不等那大个子作反应,自顾自拿起杯子调酒来,里奥只是皱眉望着他好看的手飞快地运作着,不动声色。
莱利目光注视着他,优雅的杰克先生捧着一碟糕点路过,“要糕点吗亲爱的先生们?”
“不需要”“不需要”两人异口同声。
“嘁,”杰克温文儒雅笑笑,“真没趣。”随后端着碟子走远于这“两人”世界。远处坐在酒吧沙发的人们还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这是夜生活。
律师收回笑意的目光,撑着下巴把调好的尼格罗尼推到里奥面前,“弗雷迪调酒师,为你服务。”
里奥微小地抿了口,辛种清透却稳重的苦,让人总能在第一次会面时就记住,而后再不时想起。他眼神有些深邃地望着清秀的调酒师,拆掉了绷带早已被医生修复面容的男人的脸映入弗雷迪的眼帘,两人间都默不作声,只剩下里奥放下喝了一半的酒里冰块互相碰撞的声音,这一刻,仿佛外面吵闹的世界与他们无关。
“你现在……过得真好。对不起。”
“不好,我一点儿也不好。”
弗雷迪疑惑抬眸望他,随意搭在吧台上的手却被握住,强行带向那人的心口,“你摸,这里还存在着你给我的伤害。”
“你你……”隔着整洁的白手套和里奥单薄的衬衫,还是能感受得到那砰砰跳动的心脏,该死,眼角怎么湿了。弗雷迪眨眨泛红的眼睛,“我……抱歉……”
被男人仿佛看透心脏的眼神直视,弗莱迪上等人的娇贵让他不能当众离场,或是——逃跑。娇贵的小先生装作会刚刚事不关己的样子,“可是到玛莎也因为我最后是个穷光蛋而跑了,老朋友,你平衡了。”
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光,弗雷迪听见里奥的话语,“弗莱迪,我想我没那么恨你。”
“我也没要求你可以原谅我,亲爱的厂长先生。”
“我想我爱上了你。”噢我的老天爷,终于还是让里奥给说出来了,里奥觉得酒可能有点上头,他扶着额头认真地望着漫不经心的弗雷迪。
能言善辩的律师先生突然之间不说话了,噢对不起,那是你没看见他低下的头脸上的红。
“噢里奥,别逗了。”
里奥站起身来,大半部分身子越过隔着两人的吧台,凑近弗雷迪耳边说,“请告诉我答案。”
弗莱迪突然伸手环扣住里奥的脖子,“其实我也爱你,先生。”
带着小眼镜的律师被一把从吧台内抱了起来,里奥把他托举身前,径直走出门口,“嘿伙计,你该下班了。”
莱利先是被吓了一大跳,而后也顺从搂住了里奥的脖子,“里奥,尼格罗尼的酒语是‘无法自拔的习惯’,而你,就是我无法自拔的习惯。”
街道上,一个大个子的男人正抱着一名瘦瘦小小的男人,在路灯的照射下快步前行,回到温暖舒适的家。
一切都刚刚好,
是最好的状态。

我王者的情况.

(因我的李白是见习,而韩信是精英来的脑洞.)

“韩将军,听说召唤师最近买了白兄,怎么,不去看看,可爱极了~”
周瑜晃着火苗刚从峡谷回来,看见韩信在擦拭他自己的长枪,擦擦头上汗水,打趣道。
“不去,李白有什么好看的。”
“啧……真是个冷淡的人……”周瑜耸耸肩,拍拍大披肩上的灰,正准备坐在沙发上,
“嘟嘟!上场啦!”
“……辣鸡召唤师又用我……韩将军,回见。”周瑜不满眯起眼,叹了口气,转头对韩信抱了个拳,便慢跑过去,韩信头也没抬对他摆摆手,“去,回见。”
“歪,你在干什么?”
李白不知何时走到韩信身前,盯着他举着的长枪,歪头一副傲气模样看着他。
韩信晃晃长枪,皱眉,“关你什么事,小屁孩,别烦我.”李白打了一下他的膝盖,“白不是小屁孩!你!你这个!你这个不良少年!”
“噗”韩信面无表情的脸上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低头看着李白,突然一只手就拎起李白的后领,李白一惊,挣扎起来,“放我下来!”
把小团子拎到自己眼前,开口道,“我不是不良少年,我可是教廷特使.你这个原皮的小屁孩.”
李白何等受过这样的委屈,一来到家里召唤师、周瑜哥哥、孙尚香姐姐和其他英雄都是宠着自己的,小嘴一撇,哇得一声哭出来,“呜哇!你这个不良少年!呜……呜呜!召唤师说……呜……说过她会给白买……哼呜呜……买狐狸的!呜呜哇!你欺负白……”
韩信一脸懵逼,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的老男人慌了,把李白托举起来,顺着他背,“好了……好了,别哭了,我是不良少年,我是,我是,别哭了……”心里想等会儿召唤师回来又要责怪我了,先哄好这儿小团子吧。
小家伙抽咽几声,突然两只手拍住韩信脸庞,“唔……白白要亲亲……”召唤师和周瑜哥哥哄自己都会亲额头的,李白一只手肘抬起擦擦眼泪,按住韩信脸颊想。
韩信望着,终是无奈答应,微微把脑袋伸过去,啄了一口李白的唇。
?!李白仿佛发烧了般,脸红晃晃头,“你……你亲错了!放白下来!”说完挣扎起来,韩信一愣,李白便趁机跳下,跑走了。
韩信望着那幼小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平常不露的微笑,“周瑜那家伙,说得没错。”

《花火》

每年的这天,周瑜都会来峡谷的最高处看这天独有的烟花。
当然,今年也不例外。
望着下面一群兴高采烈的英雄,周瑜叹气笑了笑,爬上高处时已是满头大汗,他直接抬起精致军装的袖子擦了擦汗水,任台阶下众英雄们吵嚷纷纷,而他独观烟火。
在周瑜昏昏欲睡时,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他一个激灵抬起头来来,星空猛得绽放几朵绚丽的烟火,吓得星星们消失不见。
周瑜情不自禁地望着夜空五彩缤纷的花火笑了起来,火红的眸子弯成一条好看的月牙线,甚是好看。
而低处的英雄们也在观赏烟火,这场烟火的盛放,意味着他们要准备迎接新英雄的到来。
然而新英雄在烟花放完后却迟迟不肯露面,峡谷等待的英雄们都心怀疑惑,但夜色不早,只能先各回各家,等明天再迎接吧。
周瑜总是觉得看烟火能让自己心情变好,他慢悠悠地从颠簸的石头上爬下来,淡定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一抬头,却愣住了。
“公瑾。”
谁?那是谁?……是等了好久的人啊。
周瑜眼前已被雾气挡住,他想装作没听见若无其事从那蓝色的身影旁边走过,可他看不清路,一头栽在了那人怀里。
落入陷阱的鹿总是惊慌的,就好比现在的周瑜。
他挣扎起来,“抱歉,请放开瑜。”
那男人却得寸进尺抱紧他,蓝发的脑袋搭在自己的肩上,“不放,亮好想你。”
瑜又何尝不是?
喉咙想被什么扼住,艰难地吞下几口唾液,喉结不安亦或是难受地上下滚动,随后红衣的男子呜咽出声。
“亮好想你,从你离去的那一天。”
红衣男子小声小声地哭出声来,周瑜不由自主地抱住诸葛亮壮实的后背。
“亮麻木地过着没有你的日子,甚至想过和公瑾一起死了。”
周瑜抽泣了起来,哭得渐渐上气不接下气。
“亮陪主公打理完了天下,终于找到你,终于……我们又遇见了。”
诸葛亮肩头的新衣布料早已被泪水打湿,周瑜哭得愈来愈凶,颇有要哭晕的趋势。
诸葛亮轻轻顺着周瑜柔软的发丝,感觉腿麻了,才发现靠在身上的人儿因为哭累睡着了。
指挥扇子轻轻托住周瑜向后仰的脑袋,叹气笑了起来,“亮都没哭,傻公瑾哭什么?”
最终诸葛亮轻柔抱起挨在他身上的某都督,轻笑着带回系统刚给他安排的房子了。
(突然不正经,论如何拐一个公瑾回家✔)

《契约之吻♡》
(今儿下午了一局契约之战……想到的梗)
“契约……生效了……”
在周瑜血量快耗尽的那一刻,诸葛亮骤然出现。
“快跑。”
诸葛亮扛着他(?)几个时空穿梭便撤退了,只留下被远远甩在身后的妲己。
待到安全地区,两人回程时,火红的身影微微偏过去,“谢……谢谢……”
只可惜了那推到只剩三分之一血的水晶。
旋即头被敲了一下,“命都不要了?!”有点微怒的语气,周瑜只能憋屈地揉揉自己脑袋。
又恢复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还有,不是亮要救你,是召唤师让亮救你的。”
“哦……”周瑜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自己也没察觉失望的声音,“瑜知道。”
“那么……”晶蓝的扇子晃到那人红眸面前。
“什么?”疑惑地回头望扇子主人。
唇上突然穿来温热,唇上又酥又痒的感觉让周瑜不满哼哼,欲想向后退逃离这个吻,却被诸葛亮用厚实的掌心抵住他的后脑勺,使他无法逃离。
眸间相望,蓝湛对火红,一时间周瑜都差点忘了还在比赛。
不知过了多久,周瑜回过神来,身已在泉水,手被另一只戴着洁白手套的大手握住,“走了。”
脸突然红起来,“刚刚……?”
“亮的契约奖励,公瑾不会这么小气吧?”
当然不会。
可是口是心非的人儿抿抿下唇,“瑜又没答应你!你!你!”
前面的人停了下来,周瑜就这么撞上他壮实的后背。
后脖颈被人手拉住,怀抱拉近两人距离。
“唔!”
厚颜无耻的男人亲了周瑜一下随后放开他,周瑜愤愤转头望那人身影。
“那这是给公瑾的奖励。”

水晶却在那一刻爆了。

周瑜:“都怪你!”
诸葛亮:“关亮啥事?”

风儿喧嚣

【又是文笔不好短短小小的一篇灵感文✔不堪入目】
“今夜的风儿甚是喧嚣啊……”坐在庭院的那男子叹息一声,任由棕红的头发随风飘起,纤长的手指轻柔弹奏在那朴素的古琴上。
“公瑾。”
“啷…”错音了。
一贯温文尔雅的面庞生出几分怒意,是谁在吓他?!周瑜气愤地扭头回望。
心中的琴声也似错音了。
是他?
是他。
树叶被风摇得沙沙作响,东风掠过这里,落下一片愁思。
真的……是他。眼泪模糊了周瑜的眼,却终是没从眼眶里滑下来。他啊……和自己——真遥远。毫不犹豫扭转过头,强撑的笑腔,“孔明先生?真巧。”
“不巧。”
后背本被风吹得冰凉,此时却透过灼人的暖意,啊……泪水还是落在了琴弦之间。数十年如一日挂念在脑海中好听的声音,骤然在耳边悄声呢喃,“东风?亮请来的。你?亮想来的。”
月色静好,风儿喧嚣。
好久未见,情动如初。

公瑾.

(有一点塞牙缝也不够的肉.)
那年我们初相识,他跟在他们主公身后,一步向前握住我的手,恭恭敬敬唤我一声,
“公瑾。”

待看大火烧赤壁,他已借好东风,羽扇纶巾间,他雄姿英发,笑望我,
“公瑾。”

那年长街游花灯,他手抚上我手背,轻轻把花灯放在河面上,背部被他微微磨蹭,他低低笑了起来,
“公瑾。”

与我同放孔明灯,一片欢声笑语中,他用微浮的孔明灯挡住我们相触的唇,淡淡桃花香弥漫在唇齿间,
“公瑾。”

那一晚,情迷乱意,他褪去我的红袍,一改往日温文儒雅,缓缓进入了我,耳尖感受他火热的气息,我羞红了脸,他如初见一般,笑唤,
“公瑾。”

重病时奄奄一息,睁眼便望见他握住我的手微微轻颤,对他挤出笑,我第一次见他哭,
“公瑾……”
“我…在……”

这天入学考试,邻桌不厌其烦地一次次戳我手肘,扭头瞪那人一眼警告他,却直直愣住,注视着那湛蓝的眸子,他正含笑望我,他的嗓音经历了千年,
“公瑾。”
也该我唤他了,瞟一眼讲台昏昏欲睡的老师,泪眸望人,
“孔明。”

新年快乐♡

(亮瑜,文笔不好请见谅,给各位小可爱道声充满骚粉色小心心和小桃花的新年快乐♡)

“老咸瑜!快来吃饺子!”
周瑜抬眼望了望庭院里正飘落的桃花,扭头带着笑意看向身后围在圆桌上吃着年夜饭的众英雄,从沙发上站起摆摆手,“瑜等会儿再吃,香香你们先吃。”语罢便走出半掩着的房门。
“大宝备,周瑜他?”
“无事,不用理他,香香咱继续吃。”
“玛玛哈哈,你吃吗?”
“哥哥,我不吃韭菜饺子,我要吃肉!”
…………
…………
“诸葛亮。”
抬手轻轻接住一片花瓣。
“公瑾。”
桃花突得发出亮光,刺烈的白光消散后,从中现出一个人影,一把抱住了他。
“傻子……”
腔调中藏不住的高兴,周瑜伸手拍拍他后背,哽咽地出声。
那人闭眼嗅嗅她的发香,纤细的手指顺顺他的头发,“亮回来了。”
周瑜红红眼眶,一把推开诸葛亮,眯眼吸吸鼻子,“你走了!瑜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失愣间,诸葛亮忍不住绽开笑颜,周瑜晃晃手中的火,“笑,笑什么笑!”
扇子从背后推了推周瑜,重心不稳间跌入那人骚粉的新衣裳里,伴着桃花的香味传来他磁性好听的声音,“亮只是去换了身新衣裳罢了。”
“可你去了这么多……唔?!”
措不及防的吻让周瑜愣住了,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翅膀般扑扇了一会儿,轻轻拂过诸葛亮的脸,随后红着脸回应了面前人的吻,桃花花瓣落了几片在周瑜头上,仿佛世界只剩下令人脸红的轻吮声。
待吻了差不多七分钟罢,诸葛亮松开周瑜粉嫩的唇,两人的舌头好像不舍对方似的,微微伸出的舌尖连着一丝银线,周瑜吓得猛抿唇,银线便在两人的唇舌中断了,“啊………”诸葛亮垂下好看的眸子,叹息了一口气,周瑜恼羞成怒的习惯性叉起了手,
“喂,你到底……”
有没有在听瑜说话。
还未说完的话被那人打断,回荡在自己耳边的只有那句话语。
“公瑾,新年快乐~”
“亮心悦公瑾~”
一时间,树杈间的桃花都在被东风吹的沙沙作响,好似都在嘲笑周瑜那张爆红的脸。
他的公瑾只扔下一句带颤音的话,空气中留下几粒闪烁的流火,便像只小兔子般逃走。
“瑜也心悦孔明~”

(迟到的圣诞车)圣诞快乐♡

         “圣诞节,嘟嘟你有什么心愿~”
         又是些小女生小情侣们过得节日,周瑜望着眼前神采奕奕穿着圣诞礼服的小乔和香香,轻笑一声,“瑜爱的人圣诞愿望能实现就是瑜最大的心愿.”微弯的暗红眼眸盯着小乔,女生们听到立刻跑开,应该是去问刘玄德要什么礼物了吧,周瑜好笑地叹口气,摇摇头,最爱的人……婉儿……你什么时候明白瑜的心愿,脑海里突然弹出诸葛亮似笑非笑的脸庞,周瑜连忙晃晃头,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呢……
         圣诞当夜,周瑜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这儿竟不是自己房间???
         瑜脸懵逼地转头,看到了一个让他瞬间黑脸的人:诸葛亮.
         “瑜吃柠檬,诸葛村夫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我是谁我在哪……”盯着诸葛亮欠揍的表情,猛地起身四处望。
         “这是我家,我房间,我床上.”仿佛一切理所当然般,诸葛亮默然缓缓起身,看着周瑜一脸惊愕并怀疑自己是不是梦游来到这时,诸葛亮哑然失笑,“是小乔和孙家大小姐把你送我这儿来的,说完成了你和我的心愿.”那一脸无辜的表情让人感觉真的与这老狐狸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等周瑜思索完,诸葛亮一把揽住他就倒下,好闻的淡墨味在周瑜耳边传到鼻子里,周瑜脸红了,辛好是在夜晚,他看不见,不然又得笑话瑜,周瑜庆幸地想。
         男人好听的磁性嗓音从背后传来,“所以……公瑾还不明白吗……今晚……你就是亮的圣诞礼物~”
         (拉灯拉灯[em]e248[/em]评论滑稽就对了)

明世隐:还不是小乔和大小姐来找老子时,老子帮你预测你的爱人是诸葛亮,快谢谢你明世隐哥哥!
周瑜(扶着腰):滚!